在大多数国家,妇女参与劳动力市场的可能性低于男性,也就是说,她们实际就业和积极寻找工作的可能性低于男性。

就业的定义是参与某种经济活动,后者覆盖所有的市场性生产活动(有报酬的工作)和某些非市场性生产活动(无报酬的工作),其中包括自用物品的生产。它不包括某个人自己的家庭杂务,比如做饭、打扫卫生、或照看家中的孩子和老人。劳动力参与率的定义是活跃的成年人口(年龄在15-64岁之间,或15岁和超过15岁的人口)的数量。

如下图所示,妇女的劳动力参与率一般根据本国的发展水平呈现出一个U型的趋势。在妇女参与无报酬的自给性农业活动的许多低收入国家,妇女的劳动参与率较高,性别差距较低,虽然她们较少参与家庭之外的有报酬的活动。高收入国家的妇女一般也很活跃,成年妇女的劳动力市场参与率超过三分之二,劳动力市场参与率的平均差距低于15%。在社会保护体系覆盖面很广的国家和半日制工作是可能的和被接受的社会里,情况尤为如此。相比之下,不同收入水平的国家的男性劳动力市场参与率是很稳定的。

发展中国家的妇女劳动力参与率差异很大

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妇女的劳动力参与率的平均模式差异较大,从中东和北非地区2010年很低的21%,到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很高的71%。中东和北非地区以及南亚地区的劳动力参与率中的性别差距也是最大的,这些地区的男性参与率比女性高出50个百分点以上。

在南亚以及中东和北非地区,妇女更有可能从事脆弱性的工作

在这些地区,很低的妇女劳动力参与率还伴随着从业妇女从事脆弱性就业的事实。脆弱性就业的定义是,从事无报酬的家庭工作和个体工作的工人占总就业人口的比重。在欧洲和中亚地区以及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男性和妇女从事脆弱性工作的比重几乎相同,而在中东和北非地区以及南亚地区,平均性别差距在8 – 15个百分点之间。

地区趋势表明,一些地区的性别差距正在缩小,而另外一些地区的差距仍在不断扩大

1990至2010年间,发展中国家的女性与男性劳动力市场参与率的比率展示了不同的结果。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妇女的参与率增长最快,在最近这20年中增加了18个百分点,虽然参与率差距幅度仍然很大 — 只有男性参与率的三分之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8个百分点)以及中东和北非地区(+3个百分点)也实现了某种程度的增长。

然而,南亚地区(-3个百分点)、东亚和太平洋地区以及欧洲和中亚地区(分别下降了1个百分点)的参与率的性别差距却小幅度扩大了。

这些劳动力趋势与其他有可能提高妇女的劳动力市场参与率的经济和社会变化截然不同。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妇女的人力资本市场指标明显改善了:她们学习的时间更长了,孩子更少了,分娩更安全了,寿命也更长了。但这些改善总体上来说仅仅导致了妇女与男性的劳动力市场参与率的比率的微弱变化。

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1990-2010年
人力资本衡量标准 1990 1995 2000 2005 2010
女性出生时的预期寿命(年) 65 66 67 68 70 
生育率,总和(每个妇女生育的孩子的数量) 4 3 3 3
孕产妇死亡率
(模型估计,每100,000个活产儿)
440 400 350 290 230 
女性与男性初等教育入学率的比率(%) 92 95 97
女性与男性中等教育入学率的比率(%) 90 94 96
识字率,女青少年
(占15-24岁女青少年的%)
76 82 86
劳动力市场参与率的性别差距
女性与男性劳动力市场
参与率比率(%)
67 68 68 69 68 

政策能够怎样和在什么时候帮助那些希望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妇女?

复杂的证据表明,干预措施必须在保护妇女和降低她们的劳动力市场参与的机会成本中找到平衡,从而避免进一步加重劳动力市场分割。国家必须确保对现行的市场政策的监控和评估,以了解哪些政策工作对妇女是有益的,哪些是无益的。

帮助/反馈

User V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