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另一个年头即将结束之际,也许应该看一看2010年发展中国家的国际资本流动的实际情况以及它们在2011年可能将怎样表现。

在许多发达经济体经历着二战之后最严厉的经济下滑之时,发展中国家的资本流入增加了。所有的预期都认为,它们有可能在2010年大幅度增长,因为,整体来说,2010年发展中国家的GDP增长了8%,它们以美元计算的出口增长了27%。然而,所有先前的估计和实际情况都相差很大。根据刚刚发表的《2012年全球发展金融:发展中国家的外债》(其中包括129个发展中国家的详细的外债数据),2010年净资本流动剧增到11300亿美元,使它们重返2007年危机前的高峰,几乎比2009年的6750亿美元翻了一番。

债务流动是增长最快的部分:它们在2010年翻了三番,达到了4950亿美元 ,而净股权流动则只温和地增长了25%。私营债权人正在重建对私营部门的信心,提供了更多的流动性。2010年的资本流动是由快速增长的短期债务流动和债券的强有力的反弹推动的。2010年,官方债权人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的资本流动减少了。它们下降了11%,原因是来自IMF的净新融资大幅度下降了,只有140亿美元,几乎是2009年水平的一半。大多数其它多边机构提供的新增贷款速度也下降了,但世界银行则逆势而动,来自IBRD和IDA的净贷款流入在2010年总共增长了22%。

短期债务流入达到了历史上最高的2690亿美元,大大超过了2009年的150亿美元,折射出发展中国家进口的大幅度上升,后者在2010年达到了6万亿美元。有利的价格环境,加之投资者对收益的追求,也导致新兴市场2010年的国际债券发行的大幅度上升。

与2009年的1060亿美元相比,债券发行达到了1730亿美元,比危机前的水平增长了8%。法人借款人通过2010年发行的860亿美元的新债券确定了增长速度,这几乎是2009年的370亿美元的2.5倍。巴西的法人实体尤其活跃,发行了320亿美元的新债券,其中有一半左右是由金融部门募集的,另外一半是由巴西的大型企业募集的,其中包括Telemar Norte Leste and Vale,即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出口商。中国、墨西哥和俄罗斯的法人实体分别募集了大约120亿美元。

2010年,国际债券市场出现了创纪录的大量新入市者(阿尔巴尼亚、白俄罗斯、格鲁吉亚、约旦、黑山、以及越南),它们的首次主权债务发行共募集了50亿美元。俄罗斯从1998年以来首次重返市场,发行了60亿美元的5年和10年期的债券;若干其他国家,其中包括摩洛哥和乌克兰,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首次重返市场。

目前已经进入持续运行第六个年头的债务人报告制度(DRS),是世界银行最老的统计制度,也是综合性的和详细的有关发展中国家外债情况信息的首要国际资源。可以通过世行的 公开数据网站免费使用DRS数据库《2012年全球发展金融》是世界银行的《全球发展金融 第二卷》(1997年至2009年)及其先期出版物《世界债务表》(1973年至1996年)的延续。

相关链接:

帮助/反馈

User V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