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水平评估研究(LSMS)工作组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也走了不少艰辛之路
  • 历时26年对非常贫困的家庭进行了88项调查, 90%调查结果对公众开放
  • 第一手微观数据帮助人们了解生活水平、贫困和不平等状况

2011年5月5日 – Kathleen Beegle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非洲农村的开阔地中,每次行程耗时两到三周。她经常乘飞机降落在肮脏的跑道,租一辆皮卡,然后与一名同事驾驶4到6个小时抵达目的地。

这是走运的情况。有时,他们会遭遇冲垮的桥梁或不能通行的泥泞道路等阻碍。这时,就要花费更多时间驾驶在颠簸的路上。车载收音机里屈指可数的宗教音乐台和Dolly Parton与Julio Iglesias上世纪80年代的磁带,伴随他们度过这段时光。晚上,Beegle通常睡在车内或蚊帐里。多数村庄还没有通电,她说:“天那么黑,你能看见每颗星星。”

Beegle不是《国家地理杂志》的探险家,她是经济学家,也是世行发展研究局生活水平评估研究入户调查项目组(en)的九位成员之一。项目组成员为收集世界上最贫困家庭的数据要走很远,然后分析数据并对调查方法进行研究。

LSMS数据在帮助政策制定者、发展领域和其他人了解某一国家、地区或世界的生活水平、贫困和不平等状况等方面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过去二十六年来,项目组协助开展了88项调查,从尼加拉瓜到东帝汶再到伊拉克都有他们的足迹。

LSMS调查应政府、捐赠方或世行驻各国代表处邀请开展。作为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资助项目的一部分,正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6个国家开展新调查,以便完善这一地区的农业数据,因现有数据要么不可靠要么完全缺乏。与其它LSMS调查一样,资金通过世行划拨到这些国家,主要是划拨给国家统计局,以帮助其在LSMS项目组的技术援助下收集数据。

LSMS项目经理Kinnon Scott 说,三十年来,LSMS项目组与各国政府合作,确保由各国政府所有的LSMS数据对公众开放。例如,作为参与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拉美等地区LSMS项目的条件,政府需事先同意公开LSMS数据。至今,LSMS全部调查结果有90%对公众开放。LSMS入户调查协调人Diane Steele说,多数可从世行LSMS网站(en)下载,还有些刻制在CD光盘上,可通过邮递或直接从国家统计局获取。

LSMS项目组自始至终与政府机构合作,尤其是国家统计局,他们共同设计和实施调查并分析调查结果。项目组的工作重点是传授所需的专业技术和技能,以建立和维护该国、工作人员和实地调查人员专用的数据收集系统。项目组也与政策制定者、研究机构和当地合作机构保持联系。

这种方法已经带来回报。例如,秘鲁是1985年LSMS项目首次调查的国家,现已将调查纳入政府日常数据收集工作,且无需LSMS项目组提供任何额外技术指导。尼泊尔、阿尔巴尼亚和其它国家也已自行开展调查。全世界还有许多调查采用了LSMS方法和实践。

LSMS调查问卷涵盖一系列话题,从人口统计到教育、卫生、劳动力、消费、金融、农业生产和非农业活动等。每份问卷都提出结合当地具体情况的政策问题,反映政府各部门的数据需求。例如,人口流动对阿尔巴尼亚很重要,化肥使用在马拉维很要紧,有条件现金援助在巴拿马很受关注。问卷具有足够兼容性,以便不同调查之间进行各种比较。

有些问题更难以回答:怎么把“四桶玉米”、“一堆西红柿”或“三盘谷物”转化为可测量的数量或热量单位?一平盘腰果也许有300克,但一满盘腰果的卡路里可能就要翻一番。还有些问题难以译为当地语言。项目组需提前进行大量测试和实地考察,以便问卷在各种具体情况下都能使用。

“调查既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科学,”非洲农业数据项目经理 Gero Carletto说,“修正调查设计和实施中的小错误,而且是在早期发现,就可大幅提升数据质量。”

LSMS工作人员赶路所花时间长达几个月甚至一年,他们不断与官员和发展领域同仁会面,但主要与国家统计局和当地工作人员密切合作,以便尽可能确保最高的数据质量。也确实如此,大家都知道项目组制定并采用了严格的数据质量控制标准。

Beegle和项目组其他成员珍视与当地采访组一起出行的时间。随行人员一般包含一个主管和三到四名采访人员,通常将测量设备、行李、炊具、水壶绑到运动型多功能车顶。出行可以持续三到四个月,有时甚至长达一年。LSMS项目组成员也许会与他们一起工作数天或数周。

在非洲或南亚农村发现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家庭和个人随机样本可以说是一项挑战,当地街道通常没有标记。此外,为了与家中劳力交谈,采访人通常必须早上很早或晚上很晚拜访他们的住所。

有些调查特别有挑战性。例如,盖茨基金会在非洲农村资助的项目,涉及每个国家多达5000户家庭的面板数据,这就使得在一段时间内对同一人群进行比较成为可能。但在两次调查之间,有人去世、结婚、搬至数百英里以外、入狱、甚至还有躲避债主等各种情况。

尽管如此,一旦发现要采访的家庭,大家通常非常高兴地开始工作。Beegle说,一段时间以后,你会了解一个家庭的很多事情,你几乎觉得自己就像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她说:“他们通常很友好,给你上茶,递上几包花生。他们真的是穷人,但也如此慷慨,把他们仅有的东西给我。”

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 www.worldbank.org/lsms, 或发邮件至LSMS@worldbank.org.

相关链接:

更多阅读材料:

帮助/反馈

User Voice